溦蓝

【Glory】
半缘修道半缘君——愿以时光陪你,相见不晚,欢如平生。

【叶蓝】暗涌(高考后更,求原谅!)

趁着请假摸个鱼2333

没错我又来开zuo坑si了!

这次是一个无厘头的脑洞加上开放性结局!开放性结局!开放性结局!

歌是非常好听的!并没有根据歌词来编剧情!然而渣渣作者文笔不好写不出能用这两首歌搭配着听的感觉的文,烦请各位点进来的小天使们轻拍哈

私设然后照旧OOCOOCOOC   ☜我尽量不

嗯歌在这里☟☟☟

王菲-《暗涌》  

Jessica Simpson-《When you told me you loved me》




*

“这样挺好的。”

窗外,夏虫哑声嘶鸣,孩童嬉闹尖叫,肆意飘荡的月光只能在护栏游弋,透过繁复古典的花纹滑到阳台的瓷砖上,进不到被沉寂黑暗笼罩着的客厅。

叶修坐在客厅与阳台的交界处,后背抵着墙,半个身子被皎洁透亮的月光打磨,余下的一半被浸在黑暗中。橘色小点被移动了位置,随后黑暗中溢出一团浓白的烟在空中游离。

叶修慢慢这出一口烟,又把手放回曲起的一条腿上,才开口:“该说的都说完了。”深深地看了一眼立在不远处的人后,叶修别过头看向阳台外大口大口地抽着这根烟。

烟气随着他的吞吐间从鼻腔里喷出,从嘴唇里逸出,晕染了阳台上的月光,也模糊了他的世界。

许博远用力眨眨眼,攥紧拳头,死死地盯着叶修。脚下是刚刚碎掉的茶杯,溅到地上的一滩茶水被月光衬得发亮。

四周的空气被时间凝固。

“嘀嚓——”叶修点烟的声音打破了这阵沉默,许博远身形动了动,叶修眯着眼看向他,随着呼吸涌出的是刚吸入的那口烟,缭绕的烟雾挥之不散,好在月光皎洁到极致,还能看到他那捉摸不透的眼神却仍然清透的双眼。

就是这双眼,骤然把许博远下意识就想脱口而出的话缩成了一个“别”字。他捏捏拳头,定了定心神。

“还有呢?”定了神却掩不住那涩然的音色。

“咳咳咳...”烟吸得太急终于被呛到,缓过神后叶修撑着额头轻轻笑了笑,视线在垂下的一只手和地板之间飘忽,声音异常平静:“你应该都能想到,有还是没有,只能你自己知道。”他叼着烟头再次抬头看向许博远,“不是吗,小蓝。”

声音渐轻,唤着那人名字的轻柔声音就好似早在心底呢喃已久一样,让许博远顿时红了眼眶。

许博远大步跨过那堆碎瓷片那滩茶水,一步一步地走到叶修面前,半跪进他腿间,伸手拿开那截烟头,用撑着他身后的那堵墙,凑近他。

叶修皱眉,不动声色地别过头,而许博远持续靠近的动作早在叶修偏头的那一刻停下。勾起唇角,无声地笑了笑,许博远退开,借着月光盯着叶修似哭不哭的眉眼。不知为什么,这样一双眼配上叶修面无表情的脸,竟如此的令人想笑。

“还有吗?”许博远的声音带着细微的颤抖,发泄般地说出今晚的第三句话。

第一句,欲言又止。

第二句,若无其事。

第三句,小心翼翼。

然而这之后,只有沉默。

“我问你,到底还有没有?!”这是第四句。

第四句,接近歇斯底里。

可怕的沉默,死一般的寂然。

起身的动作太猛,许博远走了几步后不得不扶着沙发。抓着沙发背的手指尖泛白,背对着那人,终于可以不用掩饰自己。紧咬着却止不住发颤的唇,努力睁大仍盛满泪水的双眼。

迫人的窒息感被浓稠的黑暗加剧,唯一的盈亮的光近在咫尺却触手不可及。

又一声打火机响,然后传来叶修吐出一口烟后沙哑得不像话的声音:“说多错多,不必了。”

他妈的,混蛋!

许博远忍无可忍地呜咽出声,痛苦的压抑铺天盖地般袭来,深吸一口气,咬紧牙关,他踉跄着夺门而出。

那滩茶水仍在发亮,烟头落入其中,只剩几丝轻烟纠缠不休。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还没完!喜欢的话你们先凑合凑合!我得去学校了这星期周末考试,下星期回来我再弄完。

么么哒小天使们,晚安。

评论(19)
热度(20)

© 溦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