溦蓝

Enchanted.

半缘修道半缘君——

愿以时光陪你,相见不晚,欢如平生。

【叶蓝】爱意06 (ABO)

四月快乐呀,龟速的更新来了。我想话痨一下好吗嘿嘿嘿。
今天是生日哈哈哈,所以有加更哦,不定时不定次数的掉落🎈✨🎉
然后...刚刚打开新消息的时候,发现被喜欢的一位太太翻!牌!了!啊真的开心!
嗯再然后,我的文真的就是生活,毕竟吧,真实的生活太苦了,我想让他们尽可能的多甜一点。(有私设)

本章涉及到的一些生育的内容。母亲真的很伟大...感觉在生日这天更新这样的内容简直没毛病(不)。有些我是百度了解过的和自己身边的事,过程是借鉴一位美妆博主的视频里的内容的,这里不方便贴出她的信息,想要看看了解的小可爱私信我好咩!强烈安利她啊!如果哪里有错希望小可爱们能提出来,谢谢点进♡

*

这天许博远睡到下午两点多才醒。叶修已经煮好了猪肝粥,在书房里玩电脑,听到卧室里的动静后出来给许博远化了杯蜜糖柠檬水。

“你吃过了吗?”洗漱完毕,许博远仍然睡眼惺忪,摸着肚子瘫在沙发上就不想动了。

“吃了,张嘴,啊——”叶修端了碗粥在许博远旁边坐下,舀了一勺喂到他嘴边。

“诶,我自己来!”许博远吃完这一口,拿过碗走到了餐桌前坐下,“不用那么麻烦的,待会儿沙发脏了不好洗。”

“你可以借一下孩子的,”叶修笑着用手在脖子前比划了一下,“围兜?”

“噗——叶咳咳咳...”许博远被逗笑,呛了一下。

“哎哟你慢点,没人抢。”叶修帮着拍背,把柠檬水递给他。

“行了,你回去吧。”许博远灌了一大口,放下杯子挥挥手。

“回哪去?”叶修拉开椅子坐在许博远对面。

“书房啊,该干啥干啥去。”许博远咔滋咔滋地嚼着黄瓜,端着碗悠悠地往后靠。毕竟肚子越来越大,坐久了没靠的会很累,所以叶修在现在坐的这张椅子上专门放了一个靠垫,软硬适中很是舒服。

“不急。”叶修拆了根棒棒糖,继续看着许博远吃东西。

“叶修,你最近怎么越来越紧张了?”许博远吃得太多了有点撑,在客厅走来走去。叶修洗完碗刚关了水龙头,听到许博远的话不自觉的抬手拍了自己一脸水。

“我觉得咱宝贝随时都有可能会出来...”

“预产期在下个星期三。”

“五天!”

“好吧,”许博把叶修的手挪到自己隆起的肚子上,笑着安抚他:“再过几天我们就能见到他了,你要不要猜一下他出来的时候哭得大声还是小声?”

晚上,许博远靠在床头看书,叶修把他的腿搭在自己腿上,手法熟练的给他按摩。虽然不能消肿,但是还是有舒缓作用的。重复完最后一次,叶修拿开覆在许博远脸上的书,小心地挪着他枕在枕头上。

“那么重的书压在脸上也能睡着...”叶修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《白夜行》,又伸手摸了摸许博远的鼻子,小声嘀咕了一句。

睡得迷迷糊糊之际,叶修听见卫生间传来的一阵冲水声,又感受到许博远压上床的重量,睡意不知怎的去了一大半。

“肚子疼吗?”叶修摸摸许博远的脸。

“还是和之前一样胀,在马桶上干坐着。”许博远握住叶修的手,轻轻拍了拍,“不算很疼。”

“辛苦了,睡吧。”叶修倾身吻了吻许博远的嘴角。
这次叶修是被许博远摇醒的。

“怎么了?!”叶修惊坐起。

“羊水破了!”许博远看起来有点焦急,但比叶修听到这句话后的脸色淡定多了。

“你慢点别乱动,我去打电话叫车!”

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多,很晚了,奈何人手不够,叶修只得打电话叫了苏沐橙和陈果。

“你怎么出来了!”叶修打完电话,转头就看到了许博远扶着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。

“可以走的我没事,你穿个衣服再把准备的东西拿出来,等车来我们就可以去医院了。”许博远尽量稳着自己的心态不那么激动和慌张,不让叶修有那么多压力。因为之前已经充分了解过哪个阶段会有哪些表现,再一个是因为Alpha容易为自己的Omega变得紧张,更何况是快要进入分娩期的Omega。

“蓝啊,我们确实了解过孕期和临产前的情况,也有应对措施,但是只有理论没有真正经历过...”无论怎样我都放心不下来。最后一句话叶修吞回了嘴里,变成一声轻叹。

“这不是正在经历嘛!快点去,待会儿车来了!”

不止是苏沐橙和陈果,还来了兴欣的一行人,围在门口等着结果。

“你让他们回去睡吧,已经到医院了,没事了。”这是一间独立的产房,而且可以准许一位家属全程陪护病人。许博远已经躺在了这间产房的病床上,肚子上绑着两副带子,像测血压的臂带那样围着隆起的肚子。有线连着旁边的电脑,电脑显示屏上有两条曲折不平一直起伏的线条,上面那条是胎儿心脏跳动的情况,另一条是宫缩的情况。身体下还垫着一块深蓝色的垫子,方便医生检测羊水。

“好,沐橙会说的,你先别说话了。”叶修注意到宫缩曲线起伏特别大的时候,许博远会特别难受地皱着眉头,强忍住不吭声,都这样了还有心思担心门外的那群人,看得他心脏揪成一团,却无能为力,只得出声安抚。

“不行了,疼。”闭了一会儿的眼睛,许博远忍不住脱口而出的呻吟,不停地小声吸气。

“深呼吸,深呼吸——”

“叶修,”许博远伸手抓着叶修的手臂,努力睁大快要溢满泪水的双眼,声音颤抖,“别担心,很快就好了。”

“好,我在这,别怕。”叶修一下子红了眼圈,忍住情绪跟着许博远同步做了几次深呼吸,然后两人一下子笑开了。

“对对对,就保持这样的心情!”负责的这位医生,也是之前去过他们家里检查出许博远怀孕的那位医生,一进门就听到这样的笑声,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,看了一眼电脑显示屏上的数据,接着又说:“差不多了,接下来慢慢的就不会疼了,孩子有你那么坚强的爸爸,很幸运。”

轻松过后,医生一下子变得严肃认真起来,在许博远左手手舟骨的静脉处注射了催产素,又吊了一点盐水,然后在许博远背上注射了无痛。

过一个半小时左右,许博远只觉得胎儿的头仿佛又下沉了点,确实疼痛在减轻。一切准备就绪,开始分娩。医生要求许博远深深的吸气,使劲的用力。许博远的脸都涨红了,没有感觉到痛感,却感受到仿佛便秘的不适感。

许博远如此这般反复吸气又用力,叶修的心跟着紧张起来。十五分钟后,凌晨三点零七分,伴随着婴儿的啼哭声,叶修发了一条微博——

叶修V:哥也是有女儿的人了![得意.jpg] [大兵.jpg]

TBC.
哎哟我滴妈耶闺女可算生了,有点短对不起,但是我好困啊欢迎捉虫晚安!

评论(14)
热度(64)

© 溦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