溦蓝

Enchanted.

半缘修道半缘君——

愿以时光陪你,相见不晚,欢如平生。

【叶蓝】爱意 03(ABO)

叶A蓝O,流水日常带包子。

新鲜的哈密瓜味叶×柠檬茶味蓝(私心写了最爱的两种香味,真的超级无敌巨好闻!)

想唠嗑一下,感觉自己划水般的游过了一个学期,大学其实挺...还是挺考验自己怎么利用时间的。

*

许博远做了个梦,梦见一只小小的松鼠,在他周围跳来跳去,然后停在了肚子旁边,毛茸茸的大尾巴在小腹周围蹭来蹭去,痒痒的却很暖。许博远被逗笑,伸出手想抓住这只小东西,突然身体猛地往下一沉,他吓得睁开了眼睛。

“怎么了?”叶修听到许博远的动静,把他往怀里紧了紧。

“没事,做梦而已。”许博远等眼睛适应了黑暗后,低下头看到叶修的手贴在自己的肚子上,又想起刚刚梦到的那只小松鼠,怪不得。

“叶修你别摸了!等出来了天天让你抱着。”许博远哭笑不得,挪开叶修有一下没一下摸着自己小腹的手。

“不行,要让他时刻感受到他爹对他的爱。”叶修把许博远转过来面对着他,轻轻地凑在他唇上啾了一口,“还有对他爸的爱。”

“够了啊!”许博远拢了拢被子,闭上眼睛,“别吵我,孩子他爸要睡觉了。”

“睡吧!”

过了最初的忐忑和不安,许博远已经慢慢接受了为人父这个设定。肚子里的小肉团一点点的长大,让许博远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奇异幸福感。想起一开始的抗拒,许博远还是有点无奈,或许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,这个孩子丢不得,所以自己也没注意到那是已经过期十天的避孕药......

早上,叶修刚把早餐端到餐桌上,就听见了卫生间里许博远传出来的动静。

现在许博远刷牙的时候都是心平气和的,而且小心翼翼,生怕多吸进去一缕空气就会引起肚子里的反应。挂上洗脸帕,许博远转头开门,突然一阵奇怪的感觉从心底涌上来。

妈个巴子,又来!许博远感觉嗓子眼有什么东西想从嘴里喷出来,张开嘴却什么也没有,胸口突然间闷得慌,又来了一次...被恶心反复折腾了十几下,只吐出了一些涎水,眼圈发红,眼泪止不住的淌下。

"祖宗,你乖一点啊!"许博远洗掉了这副狼狈样,蹲在洗手池面前缓过神,抚了抚微微隆起的肚子。

“这孩子真能闹腾。”叶修忍不住叹气,熟练的到厨房里弄了一杯梅子茶,倚在卧室门等他出来,没进去。

这俩结婚的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,而且如今也有了孩子,按理说不管美丑还是其他的什么早该不介意了,但是许博远就是不想自己因为早期反应恶心的时候有叶修在旁边,还坦言道,看不到就不会担心了,掩耳盗铃而不自知。

叶修简直抓狂,看不到不代表听不见啊! 虽然说一孕傻三年,这怎么一孕还没孕完就开始傻了?许博远第一次吐得昏天暗地,什么都吃不下,体重下了不少,叶修胆战心惊,这种恐惧至今犹存,听在耳机折磨在心里。好在如今反应不那么严重了,叶修只能顺着他,谁让自家小剑客就是如此好面子。

“小蓝,要帮忙吗?”

“没事,习惯就好。”干呕声逐渐消失,许博远端着不太好的脸色慢悠悠的晃出来,就着叶修的手喝了一大口茶,酸甜的味道暂时压住了反胃的不适,然后被叶修搂着坐到餐桌前吃早餐。

“大神,你干嘛这副吃人的表情啊?”许博远冲叶修眨眨眼,“我都没说什么,你倒是紧张过头了。”

“这才两个多月,再这么吐下去哪行啊?”叶修烦躁道。

“年轻人,大早上的火气别太大。”许博远搅着碗里软绵粘稠的小米粥,抬起勺子喝了几口,淡定地说:“这是正常反应,你这么生气宝宝会以为你不喜欢他的。”

"哪儿不喜欢了,简直高兴死了。"叶修纠结又懊恼的表情把看得许博远乐到不行,差点呛到。

“我真没事,过完前三个月就好了,怀孕不都是这样嘛。”许博远故作轻松的安慰叶修,其实心里也没怎么有底。毕竟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当父...父亲,而且还那么突然,可以说是毫无实战经验可言了。

刚怀上那段时间,许博远听自己老妈说每个人的孕早期反应的结束时间都会不一样,到底不一样到哪个程度就得看个人了。叶修那么紧张过度,肯定没怎么关注怀孕的那一章百科,许博远也是,说到底就是没做好这门功课,这一点上叶修和许博远倒是难得的同步了。

“有什么情况要给我说,不能自己忍着。”叶修不放心。

“知道知道,快吃吧。”许博远喀嚓咔嚓的嚼着酸黄瓜,心里想着,船到桥头自然直,反正慢慢注意就行了。

TBC.

因为没有怀孕过,所以写出来的关于这类的,有些来自自己的见闻,有些有百度,如果有错的希望能提出来,谢谢。

放假了回家了哈哈哈哈哈哈,午安小可爱们⚆ꆚ⚆

评论(4)
热度(123)

© 溦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