溦蓝

【Glory】
半缘修道半缘君——愿以时光陪你,相见不晚,欢如平生。

【叶蓝】两全

农忙时节啊,一点点词不达意的感触。

照旧叶蓝日常日常日常!

感谢阅读,欢迎捉虫,比心!




*


清晨,许博远在手机闹钟响到第二声的时候迅速起身关掉了,然后重新躺回枕头,用力闭了闭眼睛,才慢慢地挪开叶修搭在他身上的手,轻手轻脚地下床去浴室洗脸。



正值盛夏之际,天已经亮得差不多了,晨间的清风从厨房的窗户里吹进来,恰到好处的凉意拂过全身,很是舒爽。许博远站定,伸了个懒腰,又扭了几下身子,然后开始熬粥。



叶修半梦半醒间下意识地把手横到左边,扑了个空,再横一次,打到了许博远的背上。



“再睡会儿吧现在还有点早。”许博远坐在床边刚要上床就被叶修碰了一下背,他开口安抚了一句,就侧了侧身子抬腿上床,垫回枕头上窝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睡回笼觉。



“去哪儿了?”叶修还没睡醒,带着些鼻音黏黏糊糊地开口。



“早餐。”许博远闭着眼懒懒地回答。



“嗯...”声音越来越小,俩人重新睡着了。



早上八点零七分,闹钟响了,叶修起床出门。



八点二十七的时候闹钟又响了,叶修来到床前捏他鼻子,许博远还是赖着不动,终于在叶修“珍藏版黄少天签名的夜雨声烦手办,不起来我就让话唠别寄过来了”的诱哄和威胁下,抓狂又认命地爬起来洗漱。



“刚出炉的虾饺,吃吧。”许博远弄好来到餐桌前,叶修已经把早餐布置好了,水晶虾饺、黄金糕、水煮蛋、现磨豆浆,还有熬得香软绵滑的白粥,一看就食欲大增,睡意瞬间消除。



“那么多,吃得完吗?”许博远迫不及待地喝了口豆浆又咬了一大口黄金糕,软软糯糯的口感,满足到眯眼。



“吃得完,最近是谁老喊饿嘴巴停不下来?”叶修一舀一吹地吃了一碗粥,然后慢悠悠地一边剥鸡蛋,一边看着许博远津津有味地吃早点,吃得脸颊鼓鼓的,一上一下地动着。



“不行,不能这样放纵地吃下去了,会胖到连阿妈都不认得的!”许博远端着一张严肃脸说完,还煞有介事地点点头。



“吃你的吧!再胖十斤都没事儿!”叶修好笑地把鸡蛋递过去,许博远张嘴咬了一口,还没吞完就又伸手拿了一只虾饺。



许博远前段时间一直在忙,又是加班又是熬夜的,再加上饮食也不规律,胃病老是犯,整个人体重掉了起码10斤。叶修看在眼里疼在心里,各种许博远喜欢吃的好吃的能吃的有营养的都尽量给他吃,总想着让他多吃点先把体重养回来,再让叶秋把养胃的药弄来慢慢调理。



“吃完。”叶修耐心地举着手,再一次把鸡蛋放到他嘴边。



许博远“嗯”的一声迅速别开头,把虾饺塞嘴里,无辜地看着叶修,含糊不清地说:“嘴巴没空!”



“啧...”叶修拿小孩儿似地喂饭不吃的许博远没办法,两口把剩下的鸡蛋进肚。



“好吃吗?”许博远笑眯眯的,一脸拒吃鸡蛋得逞的小模样。



“没你甜。”叶修淡定微笑。



“神经病!”许博远噎了一下,怼也怼不过只能专心吃东西。



“小蓝啊,你这样子回去奶奶会怎么想我?”吃过早点叶修开着电视坐在沙发上,看着许博远走来走去的收拾餐桌。



“想你干嘛,肯定要想我多一点!”许博远笑了一声,然后又说:“没事儿老人家眼神不好,你就别给自己压力了。”



“嗯,走吧。”叶修看许博远从厨房出来,关了电视走去玄关换鞋。



许博远的老家在一个乡镇的村子里,父母常年在外省工作,许爷爷几年前因肺癌病逝,家里就只剩许奶奶一个人。俩人先在小区楼下买了点水果,又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大巴才到那个小镇。在小镇的驿站里租了辆电动车,许博远载着叶修就往村里去。



小电车行驶在平坦的水泥路上,道路两旁是水沟和杂草,再往下就是耕作的田地。如今是农忙时,水稻已得一季,灼热的空气混着若有若无的稻香,浓烈的乡村气息让人一下子就放松了心情。一眼望去一片黄绿,割了一半地看起来凹凸不平的很滑稽,也有已经割完的,人们正在捆绑稻草,或者直接焚烧化作下季肥料。



“好香啊!”叶修双手搂在许博远腰间,下巴枕在他的肩上,声音逆着阵阵风声传到许博远的耳边。



“是啊,童年的味道!”许博远眉眼弯弯,略微转头向后一仰,轻轻磕了一下叶修的额头。



“别乱动,好热啊你骑快点!”叶修伸手从许博远的额头往后撸了一把他的头发,惹得许博远没稳住车头,扭了几下。



“是你别乱动好吧!信不信我一个漂移把你甩水沟里?!”许博远怒。



“厉害了我的蓝河大大,骑着小龟车就敢漂移啊!”叶修笑。



“......”许博远吃瘪,不想跟叶修说话了。



回到家的时候,奶奶已经做好饭,正坐在院门的大树下乘凉等着他们。



“阿婆!”许博远兴奋地大喊一声,飞奔到自己奶奶面前。



“远仔啊别急别跑,出那么多汗!”许奶奶笑呵呵地看着自己孙子,满眼的怜爱。



“奶奶,我们回来了。”叶修跟在许博远后面,没跑,走过去微笑着和许奶奶打招呼。



“小叶啊,回来就好,来来来进来吃饭,累了吧?”许奶奶笑眯了眼,高兴地拉起俩人的手走进屋子。



“不累不累,奶奶我们给你买了果子!有你爱的香蕉和葡萄,还有苹果火龙果百香果,等下吃完饭我切好给你吃呀!我再帮您捶捶腿,让叶修来帮您捏背,他技术可好了我在家太累都是他帮我捶的......”许博远亲热地搂着自己奶奶的一只手臂,整个人都快贴在她身上了,一边走一边不停地跟她说话。



还真是什么样的偶像什么样的粉丝啊!叶修看着许博远眉飞色舞的样子,默默感叹了一句。



“好好好都听你的,你这孩子多大了还粘阿婆这么近,小叶要笑话了!”许奶奶嗔怪着许博远,又打趣地看了一眼叶修。



“他不敢的!”许博远嘿嘿嘿地笑着,“您是我阿婆,不然我要粘谁嘛!好饿啊赶紧开饭吧,久没吃您做的菜了!叶修快来洗手。”说着就去洗了手,从橱柜里拿出碗筷盛汤。



“小兔崽子还是那么皮,小叶啊麻烦你多担待了。”许奶奶满面笑容,语气似无奈似忧愁,但叶修知道,她很高兴。



“没什么担待不担待的,奶奶别我客气。”叶修拍拍许奶奶的手,转身洗手然后吃饭。



许奶奶炖了菠萝排骨,煮了白菜肉丸汤,又做了糯米莲藕,还熬了冰糖银耳枸杞汤。



“清淡点,肉不多,大热天的多排毒。”许奶奶给俩人夹了一块排骨,接着又给许博远夹了几筷子菜,说:“远仔你更要多吃点,瘦了那么多阿婆心疼啊!慢慢吃,不够锅里还有,啊。”



“好吃,够的够的,没事啊阿婆我就是忙了点,别担心!”许博远默默松了一口气。



“奶奶没事的,您也吃,别光看着我们啊!”叶修也给许奶奶夹菜,又给许博远夹了个肉丸,才开始吃饭。



吃完饭又睡了会儿午觉,醒来已经下午四点多了。切好了一些水果,叶修和许博远坐在院子里给许奶奶聊了一些生活的趣事,逗得许奶奶笑得合不拢嘴。



“阿婆,我带叶修出去逛逛,今晚我们在家睡!”许博远朝里屋喊了一声,得到许奶奶的回应后领着叶修出了门去。



“惊喜不惊喜?”俩人沿着小路走,许博远拿着个苹果咔嚓咔嚓地嚼着。



“太惊喜了!我以为我会被奶奶兴师问罪!”叶修迫不及待地燃了根烟,刚刚一直憋着太不舒服了!



“谁问你这个了?都说了没事儿!”许博远斜睨了一眼叶修。



“那你问的什么?”叶修吐了口烟。



“今天你是第一次吃阿婆做的菠萝排骨吧?怎么样好吃吗?我和她做的味道一样吗?”许博远立马兴奋了,问题一个接一个。



“好吃啊,味道嘛,各有各的好,你纠结个什么劲儿!”叶修忍俊不禁,弹了一下许博远的头。



“从小到现在,她的手艺一直没变,做什么都好吃,阿公以前在的时候也这么说过。”许博远拍开叶修的手,呼吸着混有稻香和烧焦稻草根烟味的空气,记忆中童年的熟悉的味道勾起内心的眷恋和期盼,又带着莫名的伤感,许博远红了眼眶。



“阿婆早晚要离开我们,这样就吃不到那种味道了,如果我做的味道和她做的一样,你吃的时候,就会告诉我,那样的话就好像阿婆一直在身边一样......”毕竟许博远认为,自己做的东西,就算很好吃,也吃不出属于什么味道,所以这种味觉的感受,就需要另外的品尝者才能体会得到。



“想那么多干嘛,早着呢!”叶修伸手揉揉眼前人的头发,哥俩好似地揽住他的肩并排往前走。



“你就说你答不答应!”许博远吸了吸鼻子,瞪了一眼叶修。



“答应答应,你就安心吧!”叶修安抚般地凑近许博远,轻啄了一口他的脸。



“有人啊你悠着点!”许博远差点炸了。



“这里没人!”叶修笑出声。



这么一路聊着,已经出了村子,许博远带叶修来到了村外的一座亭子里坐着,有风掠过,很是凉爽。



“叶神,你种过庄稼吗?”许博远感受着人们忙碌的气息,看了一眼正在用手机拍照的叶修。



“没有,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。”叶修摇摇头,揽着许博远自拍了一张。



“小时候,阿公阿婆带我种水稻,因为是水田嘛,里面水蛭很多,就算穿着长袜都会都被咬,他俩老人家心疼我,就只让我呆在田埂上,用手丢那些水稻,弄得乱七八糟的,最后还要他们把乱的那一片重新插一次。”许博远吐了吐舌头。



“捣蛋鬼。”叶修一边听,一边把玩着许博远的手。



“我也想,这么捣乱的我,阿公阿婆怎么就不生气!后来隔壁的黄大娘和我妈聊天说到这个事,我就被抽了一顿。”许博远哈哈大笑,“我妈说我熊,而且她也不是狠了心了打,我爸就由着我妈了,倒是阿公阿婆知道我被打,好几天都不肯带我下田了!”说到这里,许博远有些愤然。



“田里多好玩啊!小伙伴多,不仅可以捉迷藏,还可以捉小鱼小蝌蚪!不能下田对那时候的我来说,真的,煎熬,你不懂。”许博远捂脸做痛苦状。



“行了啊,小许同志你演过头了。”叶修毫不动容,甚至还掏出手机对着许博远咔嚓了一张。



“反正,能劳动挺好的,毕竟我们都在付出,同时啊,也在向身边的人索取。”



许博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又放松地呼出,转头看了一眼叶修,又把目光放到远处的谷堆上,才开口道:“人类生来需要劳动,然后生存。在这个地球上,不同的地域造就了不同的劳动类型,也成就了各取所需却同样辛苦的人类。”



“怎么突然文艺了?”叶修笑。



“不是文艺,这是我们老师说过的一句话。”许博远也笑。



许博远觉得,城市的大多数人们跻身于钢筋水泥铸成的森林中各自求生,不论春秋,无暇冬夏,日复一日的,感知就会变得麻木。相比起来,农村就比较有趣,不同的四季,各有所忙,虽然也似城市上班的那种机械式运转,但也是多了许多乐子的。



“嗯,各取所需?”叶修看向许博远。



“对!”许博远也转头看向叶修,傍晚的余晖衬得他笑盈盈的脸庞更加活泼。



“呵呵,那蓝河大大是不是贪图你叶神的好技术才来表白的?”叶修笑着牵起他的手,俩人慢悠悠地晃回村。



“拉倒吧叶神!你不就是荣耀技术好吗!我看你才是为了我的好厨艺才答应我,目的就是吃吃吃!你看你都胖了多少了!”许博远一蹦一跳的,心情愉悦地怼回去。



“瞧你那嘚瑟样儿!行吧那以后咱俩天天吃红烧牛肉,香菇炖鸡也行!”叶修忍俊不禁,然后又把人扯到怀里,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哥的其他技术好不好,你不是知道吗?”



“耍流氓啊!每天给你吃那么好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你就这么对我?!”



“这哪儿敢呐!那蓝河大大,小的以后天天补偿你?”



“说吧,怎么个补偿法!”许博远一脸小得意。



“荣耀以外的技、术。”叶修对他眨眨眼,笑得意味深长。



“我靠叶修你不要脸了啊!滚!!!!”许博远一把甩开叶修的手,撒开丫子往家里跑。



城市也好,农村也罢,人们都是在劳动中收获,收获的基础上付出更多。插科打诨也好,贫嘴嬉闹也罢,关键是他们都知道,建立在爱上的各取所需,才是真正的两全。



“诶你跑什么,我说的是按摩!”叶修忍不住笑出声,无奈地追上去。



“哎哟我跑不动啊,小蓝啊你慢点——”


-End-

完犊子,我感觉,他俩相处里面,宠过头了OOC太多...抱歉抱歉

话太多,流水账T皿T

再次感谢阅读,笔芯!


评论(10)
热度(41)

© 溦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