溦蓝

【Glory】
半缘修道半缘君——愿以时光陪你,相见不晚,欢如平生。

【叶蓝】何以解忧

照旧叶蓝互宠日常

放飞自我的跑题产物,一只有点软的小蓝。会OOC啊,致歉!

无脑腻歪无脑甜!啊就是喜欢看他们这样【痴汉脸

感谢阅读,欢迎捉虫,比哈特




*

“蓝啊我到家了!”叶修走到玄关放下钥匙后,左手拿回夹在肩和耳边的手机,两只脚互相蹬了几下换上拖鞋便拉着行李箱往卧室走,走路的趿拉声混着行李箱的轱辘声在安静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突兀。



“辛苦你了,欢迎回来!”许博远压低声音语速极快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欣喜,然后马上转头回答同事刚刚的问题。



“你那边还在忙啊?”叶修诧异。



“是啊还没弄完呢!”许博远把桌面的文档传给春易老,又敲了几个字过去,收到回复后才捂着手机走去茶水间。



“厨房有菜,饿了你先吃,不用等我。”许博远把话说完。



“你今晚不回来?”叶修倚在阳台的门边上,点了一根烟。



“嗯,今晚有个聚餐,不能不去。”许博远很无奈,谁会放着大半个月没见着的爱人去参加带着伪装面具的应酬啊?反正他不愿意也舍不得!然而有些事就是敌不过“情非得已”。



“行吧。”叶修倚在阳台的玻璃门上叼着烟。



“先委屈你一晚嘛,我会尽快回来的!”许博远自知理亏,只能软下声音企图哄好电话那头有点赌气的某大神。



“那好吧,我只能自己吃饭了。”这句话听得许博远那叫一个心疼和愧疚,然而正主却是眯着眼的状态正悠闲地吞云吐雾。



“那我先挂电话咯?”许博远说。



“…...”叶修叼着烟一上一下的晃着。



“喂?叶修?你还在听吗?”等了好一会儿的许博远纳闷,突然不说话,这人咋回事?



“嗯?”叶修懒懒地哼了一声。



“我说我先挂电话了!”许博远忍不住笑出声。



“嗯。”叶修的回答只是变了一下音调。



“有你爱吃的菜,快去吧?”许博远语气温和。



“你又不在,不吃了!”叶修之前假装自持的冷静在此刻全没了,孩子气随着那几口烟从嘴里喷出。



叶修几岁?就三岁不能再多了!许博远咬了咬下唇,坚定地得出这个结论。



“听话快去,吃完我就回来了!”许博远没辙了。



“那你要想我。”叶三岁面无表情地说。



“好好好。”小保姆笑得无奈。



“现在爱我吗?”叶三岁将无赖进行到底。



“什么时候都爱的。”小保姆耳根略烫。



“回来的时候还爱我吗?”叶三岁继续耍赖。



“当然爱更爱了!”小保姆举旗投降。



叶修隔着电话状似无意地哼了一声。



“哥,不生气了啊,么么哒!”许博远接着发招。



“少贫,赶紧忙去吧,别喝太多啊!”叶修失笑,想着许博远现在肯定是低着眉眼笑意温柔,郁气倒也散了不少。



“好好好,困就先睡,晚安!”挂了电话,许博远笑意还未褪去,就被笔言飞架住了脖子。



“靠!你丫干嘛!”许博远一个踉跄,站定后一肘子向笔言飞拐去。



“笑得那么恶心,你家大神回来了?”笔言飞挤眉弄眼。



“是啊是啊,酸吧你就!”许博远嘿嘿一声,笑声都流露出一股子得意劲儿。



“滚蛋!亏我还帮你把后续搞掂了,你倒好在这里扩散酸臭味!”笔言飞横了一个白眼。



“别啊,二笔啊待会儿哥们请你吃大餐!”许博远笑嘻嘻的。



“卧槽许博远你还能不能好了!待会儿那个聚餐能算你请的吗!”笔言飞捏着许博远的脖子一摇一摇的。



“诶诶诶好好说话别动手啊!”许博远脑袋一动成功逃离魔爪,蹦跶着回到办公室,到了门前还得意地向笔言飞挑了挑眉。



“臭小子!”笔言飞暗暗怼了一句,计上心头,大跨步走进去哥俩好的抱着许博远说道:“咳咳同志们!蓝桥说要请我们吃大餐!大伙儿记住了啊别让他赖账了!”



“我不是!我没有!”许博远慌忙摆手,拼命地给笔言飞甩眼刀。



然而吃瓜同事一点也不会察言观色。



“行啊,咱俱乐部对面那家日料挺不错!”



“日料不好吃啊!咱撸串儿去吧!便宜又够吃!”



“你大爷的小心眼儿!你会付出代价的!”许博远一边尴尬的笑,一边咬牙切齿地凑到笔言飞耳边。



“你请客嘛当然是你付出代价!“笔言飞毫无压力学着他刚刚的样子挑眉地怼回去,又朗声道:“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!”



“唷吼!蓝桥好样的!!”



“喂喂喂你们等等!!我还什么都没说!!”



“哈哈哈哈蓝桥万岁!”



……



叶修一拉开厨房的玻璃门就闻到一股熟悉的菜香,倍感温馨。可乐鸡翅,菠萝排骨,白菜鱼丸汤,再次经过冰箱时才注意到上面的纸条——



打开冰箱查收饭后甜点,降火的,但别吃太多(′▽`)



叶修忍俊不禁,把纸条揣进兜里,好心情地走向餐桌解决晚餐。



饭吃到一半,叶修又开始惆怅了,这本该是一顿接风宴啊,就是差了小蓝啊!嚼着酸酸甜甜的菠萝,想到自家媳妇儿不在身边的叶修心里很是郁闷。



洗完澡后叶修拿手机刷到了许博远刚发不久的微博,应该是吃完饭了正在ktv浪,五颜六色的灯光显得他们几个的搞怪表情更加滑稽,某大神又不爽了。



小样儿!没我在还那么嗨!随手存图点赞,干脆放下手机去找荣耀女神。



“都十一点多了怎么还不回来...”吃完从冰箱里舀来的海带绿豆汤,叶修一边关电脑一边嘟囔着,果断拿起手机拨了电话过去。



“啊,叶神?”电话很快被接通,但却不是许博远的声音。



“是我,你们在哪儿呢?”叶修皱了皱眉。



“我是笔言飞,是这样的,蓝桥喝得有点多,我们正坐的士送他回去,这不刚想给你打电话来着...”笔言飞解释道。



“行,辛苦了,我在楼下等你们。”叶修拿着一件外套下了楼。



道了谢,婉拒了帮忙,又看着笔言飞他们坐上车回去,叶修才转身呼噜了一把趴在自己身上的许博远,把人扶着放到小区里的长椅上坐正,蹲下身,转头道:“上来。”



“动不了——嗷!”许博远软在长椅上,把外套一扯,歪着头看叶修,拉长的尾音像是在撒娇。



“那这样行吗?”叶修反手拉住许博远的双手轻轻一扯,许博远就扑到了叶修的背上,叶修又使力抬了抬许博远的身体,背好了人就往家里走。



“我不要!”还没走出一段路许博远就开始闹腾了,用力踢了几下双腿,双手撑着叶修的背晃了几下,叶修无奈,紧了紧手臂,却是放慢了脚步。



“哎哟祖宗,你这是喝了多少?”不是说动不了吗?这么扭来扭去算个什么事儿!



好不容易在背上稳住了许博远,没两分钟,他又开始挣扎一边唱着“我要飞得更高”一边伸展双手要向后仰,吓得叶修赶紧俯下身子,生怕把人给摔了。



背是不能再背了,再这么任许博远放飞自我下去就是天亮也到不了家啊!



“麻烦鬼!”叶修叹气,蹲在一屁股坐在地上的傻愣愣的许博远面前,靠近他,把外套重新套在他身上,然后把他的手臂环在自己肩上,就着这个姿势,双手托住他的屁股,抱小孩似地把人抱了起来。



“别闹了啊,再动把你丢这!”被叶修这么一吓唬,怀里的人把脑袋埋在对方颈间哼哼唧唧的,却不敢动了。



就这么担惊受怕地一路折腾到家,等把人抱回卧室叶修已经筋疲力尽,带着许博远一起倒在了床上。



叶修刚想起身,就被许博远圈在脖子上赖着不肯放的双手扯了一下重新倒回去。



“啧,累死了!把我丢在家里自己跑出去玩,都跟你说了少喝酒,不听话就算了还那么不安分!”叶修侧过身子戳了戳许博远红红的脸颊,也不知道是被外套焐热的还是喝酒喝多的。



这么想着,叶修赶紧把外套给人脱了,一摸后背全是湿的,怕他着凉又把外套给盖上了。



“热......”许博远迷迷蒙蒙地使劲儿睁开眼瞥了一眼叶修,眨完眼的瞬间又要睡过去了。



“先盖好,我去弄点醒酒的给你。”叶修捏了一把许博远的脸颊,企图让他转移注意力松开爪子。



“唔...”许博远不乐意了,往叶修怀里拱了几下,皱着眉又开始哼哼唧唧。



“这是咱家,我就去一下厨房,松手啊乖!”叶修有点无奈,要不是怕许博远第二天头疼他才不会拒绝自家爱人的投怀送抱。



许博远睁开眼看了一眼叶修,突然嘻嘻地笑了一下。



“傻乐个什么劲儿!”叶修也跟着笑。



“想你。”许博远咧着嘴。



叶修一下一下地抚着许博远的眉头,轻轻地说道:“那你亲我一下?”



“嘿嘿嘿嘿嘿...”许博远没听见似的仍旧自我欢乐。



“小蓝?”叶修无语,怕不是喝傻了。



许博远笑够了,眨了眨眼,才凑近叶修在他脸上吧唧一口,然后抬着亮晶晶的眸子看向他:“亲完了,我要洗澡!”



叶修的心跳猛然加速,被孩童般讨好大人要奖励的许博远萌到了。果然啊,不管是清醒还是喝醉,他家小蓝都是那么可爱!叶·爱妻狂魔·修如是想着。



“那你要听话,不能乱闹了,好不好?”叶修哄着许博远,“再来一口!”



“好!”许博远高兴地点头,吧唧一口亲在叶修唇上,乐得见牙不见眼。



一本满足的叶修把自家醉得无力的小朋友抱去浴室洗干净,泡在浴缸里安顿好,才去厨房泡茶。刚走到客厅还没到厨房,浴室里却突然传来一阵响声。



“诶哟我的宝你怎么了?!”叶修冲进卧室便看到许博远趴在浴室门口抽抽噎噎的,手肘红红,甚至抽泣到打嗝,看得叶修一阵心疼。



“呜...痛...嗝...”许博远一见到叶修,心里的委屈瞬间泛滥成灾,一只手捂着眼睛,另一只手紧紧抓着叶修的衣角,哭到喘不过气,张着嘴半天没声儿,只见眼泪成串地往下掉。



叶修呼吸一滞,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顿时心里咯噔了一下,赶紧拍拍他的背生怕继续嗝下去会出事。



“头痛是吗?然后你就自己起来了,站不稳又摔疼了?”叶修很快明白他要表达什么,毕竟一起生活了那么久还有什么不清楚的?



许博远酒量不算差,但是一喝醉就像小孩一样。不闹腾还好,酒气一上来,撒娇撒泼无压力转换,还爱哭!叶修第一次照顾喝醉的他时就十分拿他没办法。但日子久了,经验多了,小孩无非是小孩,更何况是自家的,那就宠着吧。



许博远被叶修抱回浴缸里,但他还是紧紧抓着叶修的手臂,僵着身子不敢乱动。



“没事没事,我在呢,不哭了,嗯?”叶修任他抓着,另一只手用毛巾轻轻擦拭他的眼睛和脸。



“你也要洗。”许博远从浴缸里坐起来,吸了吸鼻子,声音因为刚哭过有点沙哑,“你也洗嘛!”



说完干脆直接上手,一手放在了叶修腿间使力,一手揪着他的裤头就想把裤子扒下来,“你脱啊!”



“嘶!”叶修握住他的手挪开,一掌拍在他屁股上,“你这是找啪我跟你说。”



“嗷!你打我!”许博远的注意力全在叶修打他的那只手上,捂着屁股气鼓鼓地瞪他一眼,眼里蒙上一层水汽,“你也欺负我是不是!Getout!Noway!”



“噗,不敢不敢,我错了我错了!宝贝儿啊咱不哭了好不好!”突如其来的英语搞得叶修一脸懵逼,眼见着人又要哭出来了,叶修赶忙顺着他,但是看着浴缸里气得撅嘴还一脸委屈巴巴的的许博远又很想笑。



许博远哼哼,红着眼眶盯着叶修,但动作却乖乖地顺着叶修,攀着他的肩任他用浴巾裹住自己,然后把自己抱回床上。



给蓝河小朋友穿好了睡衣,吹干了头发,叶修又去厨房弄了一杯梅子茶给许博远,喂他喝完。



酸酸甜甜的味道刺激了味蕾,混着淡淡茶香,许博远顿时觉得脑子没那么混沌了。


“小蓝,感觉怎么样?”叶修收拾完浴室回来,看了他半天,发现许博远仍是跟着天花板相看两不厌,忍不住伸手捏他的脸。



“…...”



“想什么呢?”



许博远摇了摇头,眯着眼转过身,握住叶修贴在他脸上的手蹭了蹭。



叶修一把抱住许博远,摩挲着他的后颈哄他开口:“谁欺负你了,给哥说说?”



“…...”



半晌没声,叶修退开一点,发现许博远已经睡着了。



叶修无奈地笑笑,把许博远放平,然后静静地看着他。



大半个月没见着的人呼吸绵长,睡得很沉,想来是因为喝酒后又闹了这么大半天给累的。微长的睫毛安静地覆着,因为哭过鼻尖红红的,嘴唇微启,胸膛随着呼吸起伏,很是可爱。叶修凑过去在他鼻尖吻了一下,给他盖上蚕丝被,然后关掉床头灯,躺下睡去。



半夜,许博远被尿意激醒,下床的时候脑袋昏沉沉的很不舒服,暗暗发誓下次绝对不喝那么多了!肯定又在叶修面前闹笑话了,简直想抽自己两个耳刮子!



回到卧室的时候叶修也醒了,许博远打了个哈欠,问道:“吃夜宵吗?”



“饿了?”叶修跟着他。



“说不出来,先吃吧。”许博远摇摇头。



“大半夜吃那么冰的?你受得了吗?”叶修和许博远一人一碗海带绿豆汤,坐在餐桌上吃着。



“呼——”许博远双颊鼓鼓的,像只仓鼠一样不停地动着嘴,吞完这一口,捧起碗喝完汤,这才呼出一口气,“就是冰的才爽!”



叶修看着他瘫在椅子上懒样,慢悠悠地舀着绿豆吃。



“何以解我忧!”许博远伸着懒腰,拉伸手臂大呼:“一吃解千愁!”



“呵呵,头不痛了?”叶修被逗笑。



“别说这个我不想听!”许博远苦着脸夸张地做了个痛苦的表情。



“叫你作,再睡一觉就好了。”叶修吃完了。



“我赞成,走走走去睡觉。”许博远一把抓住叶修的手就往房间里走。



“没洗碗。”叶修提醒道。



“管它去死!睡醒再说!”头晕难受死了,拜拜了您嘞,懒得伺候你们!许博远嫌弃地瞟了一眼桌上的餐具,心理活动十分丰富。



俩人一起刷了牙,又滚回了床上。



“我好像喝醉了?”许博远把头埋在叶修怀里喏喏道。



“呵呵,是这样。”叶修揉揉他的头发。



“想不起来...我错了。”许博远讨好般地捏了捏叶修的手,“我没干什么吧?”



叶修笑了一下,说:“也没干什么,就是抱着地板哭,然后抱着我哭,还有,我想想啊...”



“???!!!”许博远瞪大眼睛。



感受到怀里人紧绷的身体,叶修坏心眼道:“哎呀记不起来了,看看录像不就知道了?”说完作势去拿手机。



“叶叶叶叶...叶——修!!!”许博远惊得一把推开叶修,涨红了脸,张着嘴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

“怎么?”叶修憋笑。



“你!你居然录像!!我!!!”许博远又气又羞,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

自己喝醉撒泼已经不算什么了!关键是还哭了!哭就已经够丢人了!居然在叶修面前哭了!卧槽卧槽叶修他丫的居然还录像!录什么像啊!我不要面子的啊!



“你过分!你就会欺负我!你你你你不要脸!”许博远鸵鸟状把头埋在被子里,声音闷闷的。




“好吧,我逗你玩的,过来过来,不气啊!”叶修深知自家小剑客好面子,也点到为止不再调戏下去,否则真得把人逼哭不可。



“滚滚滚!!!!!”许博远埋着脑袋越挪越远,再挪一点就会滚下床。



“心好痛,把我留在家独自吃饭就算了,还让我滚。”这回轮到叶修委屈巴巴了。



“…...”许博远不吭声了。



“媳妇儿,你自己过来还是哥过去?”叶修的声音听起来苦恼,但他心底却乐开了花。



许博远往叶修这边挪了一下。



“我数五下,再不过来我真走了!”叶修佯怒,“一,三...”



“哎哟,压死我了!”“五”还没出口,本来打算一挪挪到底的许博远便直接扑到了叶修身上。



“你活该!”许博远揪着叶修的耳朵不放手,“叫你骗我!”



“家暴啊!哥就出门半个多月,不得了了你!”叶修掐了一把许博远的腰,反身把他压在身下。



“哼!”许博远故意撇过头不看他。



“小脾气还挺倔。”叶修轻笑出声。



“笑什么!”许博远怒。



“笑你可爱。”叶修一个直球打得许博远晕头转向。



“...本来就可爱,还要你说。”许博远害羞之中还有点小得意。



“是啊,我家宝贝儿小蓝最可爱。”叶修说完便吻住了他。



这个吻热烈之余还带着些许温存,半个多月的思念像一颗入口即化的糖,全都融在了两人相互纠缠的舌尖上,口腔里,甜甜腻腻,仿佛怎么吃都吃不够。



愈吻愈烈,被情感交织成的欲望渐渐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,好让接下来情事都能顺利成章。



“唔...等等!叶修!等一下!”许博远艰难地别过头,用力握住叶修在自己身上到处点火的手。



“怎么了?”叶修虽在兴头上,但也没继续动作。



“今天不做好不好,我头晕...”许博远喘着气,大口大口地呼吸,软下声音给叶修解释理由。



“你真是...”叶修到底是没舍得逼许博远做到底,只是不服气般的抱着他啃了一通。



“好困啊,你睡觉啊,天都快亮了...”许博远半梦半醒的,叶修的头发蹭得他痒痒的。



“唉,何以解我忧?”叶修贴着许博远柔软的唇道,“睡你解千愁!”



许博远又困又晕,没力气骂他滚了,勉强抽出一点力气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表示抗议。



“好了好了安心睡,不闹你了。”叶修帮许博远把睡衣放下,盖好被子,轻轻拍着手臂哄他入睡。



“晚安。”许博远喃喃道。



“晚安。”叶修帮他调整了一下睡姿,也跟着睡去。


-End-

【悄咪咪的安利一发,可乐鸡翅菠萝排骨出处:点我一下啦!

 

下面还有,看吧看吧!

+++++++


许博远看着桌前的一大堆美食,高兴得找不着北:“何以解我忧,一吃解千愁!”


叶修嫉妒地看着许博远面对美食而热切眼神,幽幽地对他道:“何以解我忧,睡你解千愁!”


+++++++

【语言实体化(?)斗图小剧场】

叶修:小蓝啊,
许博远:来啊,怕你?

......

然后他们就开始来了,过程什么的,脑补一下?

嗯,真没了,谢谢你们,笔芯

评论(8)
热度(117)

© 溦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